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阿史那姓
姓氏起源
郡望堂号
迁徙分布
其他
  •   突厥的源流并未有定论,大致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应该带有塞种及匈奴的血统。大部分突厥形成了今天的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等中亚突厥语民族。现代土耳其人,认为自己是突厥的直系后裔,他们认为突厥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西元48年立国的北匈奴。西元6世纪突厥部落游牧于金山(今阿尔泰山),初归附于柔然。西魏时首领土门击败铁勒,破柔然,建立政权,东至大兴安岭,西抵西海(咸海),北越贝加尔湖,南接阿姆河南,建立了官制,有立法,有文字。隋初分裂为东西两部,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攻灭东突厥,唐高宗显庆四年(658年)唐又灭西

      阿史那氏的相貌特征突厥,余部西迁中亚。但是在武后(武则天)时期,再度建立后东突厥帝国。约在7世纪末8世纪初,最后亡于回纥。

      根据“木杆可汗……状貌奇异,面广尺余,其色赤甚,眼若琉璃”,因此阿史那氏是典型的黄白混血的南西伯利亚人种,通过阿尔泰其他民族混有高加索人的基因。波斯地理学著作Hudud Ul Alam记载哈扎尔汗国的汗族为Asna一系,读音上非常近似突厥汗国的阿史那氏,那么阿史那部族的Y染色体或许是Q1b。 据《通志·氏族略》所载,唐代有突厥族阿史那氏,改姓史。 

  • 郡望

    洛阳郡:以今河南洛阳城为中心的河洛地区,历史上被称为“河南”,与“河东”、“河内”相对应,是华夏民族最早的政治活动中心。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洛阳城一直是这一地区的政治中心。西周时期,周成王时周公营雒邑,此为成周城所在,是西周王朝的东都,直属于周天子。东周时期,雒邑为首都,其余大体和西周时期相同。战国时期,雒邑改称雒阳。秦置三川郡,郡治雒阳,辖今三门峡市(除灵宝外)、洛阳市(栾川西部除外)、巩义市、荥阳市、郑州市区、中牟县、原阳县。西汉时期,此地区东部为东都洛阳为中心的河南郡,西部属弘农郡。从这一时期开始,“河南”正式成为行政区划中的一个地理名词,直到清朝。在这两千多年的历史里,“河南郡”、“河南尹”或者“河南府”一直特指此以洛阳为中心的地区。此时的河南郡,辖今偃师市、孟津县、巩义市、荥阳市、郑州市区、中牟县、新郑县、新密市、原阳县、汝阳县、伊川县、汝州市。西部属弘农郡的有天的三门峡市全部、宜阳县、新安县、洛宁县、嵩县、栾川县已经现在南阳市和陕西省的部分地区。东汉时期,河洛地区的建制与西汉时期基本相同,只是河南郡改为河南尹,辖区不变。三国时期,属曹魏。雒阳改称洛阳行政建制基本上沿袭东汉。河南尹有所扩大,此时的河南尹包括今天的偃师市、孟津县、巩义市、荥阳市、郑州市区、中牟县、新郑县、新密市、原阳县、汝阳县、伊川县、汝州市、登封市、禹州市、嵩县。跟两汉时期相比,多了登封、禹州、嵩县。西晋时期,大体仍然沿袭两汉旧制。不同之处在于,河南尹又改回河南郡,同时东部析置荥阳郡,包含今天的荥阳市、郑州市区、中牟县、新郑市、新密市、原阳县。同时河南尹向西有所扩展,包含了新安县和宜阳县东部。此时,河南郡包含的地区有偃师、孟津、巩义、登封、汝州、伊川、汝阳、禹州、嵩县、新安。东晋十六国时期,天下大乱,行政区划已不可考。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河洛地区仍为以洛阳为中心的河南郡。附近的其他各郡基本没有变化。北魏统一北方后,迁都洛阳,又改河南郡为河南尹。另置渑池郡,其他各郡无变化。但新设了很多县。隋朝统一天下,复改河南尹为河南郡,以东都洛阳为中心。辖今偃师、孟津、巩义、登封、伊川、嵩县、宜阳、新安、渑池、陕县等地。汝州、汝阳该属襄城郡,郡治从襄城迁到汝州。唐朝区划变化很大。河南郡改为都畿道河南府,仍以洛阳为中心。辖区比隋朝的河南郡有所扩大,加入了今禹州市、新密市、洛宁县、济源市、温县、孟州市。五代十国又是天下大乱,增设陕州、孟州(唐朝中后期设置),所以河南府的辖区很可能又回到隋朝河南郡的范围。北宋时期河南府以西京洛阳为中心,辖今日巩义、登封、渑池、偃师、孟津、伊川、新安、宜阳、洛宁、嵩县南宋时期金国河南府辖区有所缩小,辖今日巩义、登封、渑池、偃师、孟津、新安、宜阳大部、伊川小部分地区元朝设河南江北行省,从此以后,“河南”所指代的范围不再限于河洛地区。不过以洛阳为中心的河南府一直存在到清朝末年,只是作为河南江北行省或者河南省的次级行政区。此时的河南府路向西扩展,收纳了灵宝、陕县、洛宁。其他方向不变。明朝河南府进一步扩大,又增加了卢氏、栾川、嵩县、伊川大部清朝从河南府析置陕州,包括今天的陕县、灵宝、卢氏,以及栾川一部分地区。民国元年(壬子,公元1912年),民国建立,废河南府,设河洛道,道尹公置驻洛阳,辖洛阳、偃师等十九县。民国十二年(癸亥,公元1923年),河南省长公署迁于洛阳,洛阳成为河南省会。民国二十一年(壬申,公元1932),日寇进攻上海,国民党政府定洛阳为行都,并一度迁洛办公。民国二十八年(己卯,公元1939年)秋,河南省政府再次迁洛,洛阳第二次成为河南省会。民国三十七年(戊子,公元1948年),洛阳解放,析洛阳县城区置市。洛阳市人民民主政府成立。1949年12月,洛阳市人民民主政府改称洛阳市人民政府。1954年,洛阳市升格为河南省直辖市。1955年,洛阳县撤销,一部分并入洛阳市,其余部分划入偃师、孟津等县。1956年,建成洛阳市老城区、西工区和郊区,次年成立瀍河区。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新成立吉利区。1983年新安、孟津、偃师改隶洛阳市,洛阳所辖登封市划归郑州市管辖。1986年,洛阳地区撤销,洛宁、宜阳、嵩县、栾川、汝阳、伊川改属洛阳市。1993年,偃师县改为偃师市。2000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洛阳郊区更名为洛龙区。洛阳附近的各县中,跟洛阳历史联系最密切的是偃师、孟津、巩义、登封。其中偃师、孟津从周朝以来三千年如一日,从未改变。其次是巩义,从周朝一直到新中国,也有三千多年。再次是登封,从三国时期到新中国,有一千七百多年。而其他的各县(市)如新安、宜阳、伊川、渑池、汝州等则与洛阳时分时合,而栾川、卢氏、陕县、禹州等隶属洛阳的时间就更短了。另外,自从西晋置荥阳郡后,今天郑州市大部地区就跟洛阳地区分道扬镳。洛阳现辖偃师市、孟津、新安、洛宁、宜阳、伊川、嵩县、栾川、汝阳等一市八县和涧西、西工、老城、廛河、洛龙区、吉利、高新七个城市区。

    范阳郡:秦朝时期置郡,其时辖地在今河北省定兴县一带。三国时期曹魏国魏文帝黄初七年(丙午,公元226年)改涿郡置范阳郡,其治所在蓟(今河北蓟县),其时辖地在今北京市昌平区、房山区及河北省涿州市一带。西晋时期改为范阳国,北魏时期复改回范阳郡。隋朝开皇初年废黜。唐朝时期的幽州范阳郡,本是幽州涿郡,唐天宝元年(壬午,公元742年)改置,治所在蓟县(今北京),又名为方镇。唐宝应元年(壬寅,公元762年)改幽州,并兼卢龙。唐大历四年(己酉,公元769年),与固安等县自幽州析出,置涿州,以范阳县为治所。

    堂号

    洛阳堂:以望立堂。

    范阳堂:以望立堂。

  • 阿史那氏是源出突厥民族的古老姓氏,今已不再,多冠汉姓为史氏、李氏,分别融入各氏大家族,多以洛阳、范阳为郡望。

    阿史那氏分衍的史氏、李氏后裔子孙,主要分布在今陕西、内蒙古、山西、河北、河南、甘肃、台湾等地区,但至今尚未有自称为阿史那可汗后裔者。

  • 历史名人

    阿史那·贺鲁

    西突厥主。

    阿史那·处罗

    颉利可汗在位时,他为夹毕特勤(军事统帅)。

    阿史那·社尔

    突厥处罗可汗次子。

    阿史那·社尔

    (公元?~655年),突厥族,亦称阿史那·社尔氽。著名唐朝初期将领。阿史那·社尔与契苾何力、执失思力一起,是唐初最著名的少数民族军事将领。阿史那·社尔原为突厥处罗可汗次子,十一岁时,便以智勇闻名于本部,因此拜拓设(部落首领),在漠北建起牙旗(用象牙装饰的大旗,作为大将或首领的标帜),与颉利可汗的儿子欲谷设分别统治铁勒、回纥、同罗等部落。阿史那·社尔宽松的政策休兵养民,为居官十年未征赋税。诸首领却以此鄙视他不会借机自富,阿史那·社尔说:“部落既丰,于我便足 。”诸首领闻此言,大为惭服,对其畏而爱之。后颉利可汗四次用兵,阿史那社尔前去劝阻,但颉利可汗未纳。

    唐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农历6月,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事变,杀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夺取了皇位继承权。八月初九,李世民即皇帝位,是为唐太宗。颉利可汗认为李世民刚即帝位,内部矛盾尚未全部解决,统治秩序还未安定,遂与突利可汗合兵二十万,大举攻唐。此时铁勒、回纥、薛延陀等部落乘漠北空虚,皆反叛突厥,并在马猎山击败了前去镇压的欲谷设。阿史那·社尔出兵相助,也被延陀打败。

    唐贞观二年(公元628年),阿史那·社尔率众西走,依附可汗浮图(今新疆吉木萨尔破城子),发展势力,以图自立。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太宗发兵灭掉东突厥。此时西突厥内部也是混战不休,咄陆可汗兄弟相互争位。阿史那·社尔乘机前去诈降,然后引兵突然攻打西突厥,攻占近一半国土,有十余万人,自称都布可汗。阿史那·社尔势力强大后,仍不忘薛延陀反叛之事,于是对各部落说:“首为背叛破我国者,延陀之罪也。今我据有西方,大得兵马,不平延陀而取安乐,是忘先可汗,为不孝也。若天令不捷,死亦无恨 。”各部落酋长都劝阻说:“今新得西方,须留镇压。若即弃去,远击延陀,只恐叶护子孙必来复国。”但阿史那·社尔一心要复仇,未从此言,亲率五万余骑攻薛延陀于碛北,交战百余日。时西突厥咥利失可汗立,阿史那·社尔的部下苦于长战不休,便纷纷逃回西突厥,薛延陀纵兵攻击,阿史那·社尔战败,败走高昌国(都高昌城,今新疆吐鲁番东南高昌旧址),手下仅剩万余人。阿史那·社尔畏西突厥逼迫,不敢在高昌久居,于是于贞观九年(公元635年)率众东行,归附大唐。唐贞观十年(公元636年)农历1月,阿史那·社尔到达长安,被授左骑卫大将军。其部落被安置于灵州之北,阿史那·社尔被留在长安。不久,阿史那·社尔娶皇妹南阳长公主,屯兵于皇家苑囿之中。当时高昌王麴文泰依附西突厥,阻遏西域各国通过其境向唐入贡,并发兵袭扰内附的伊吾(都今新疆哈密)、焉耆(都员渠,今新疆焉耆西南)等国。由于高昌位于唐王朝通往西域各国的交通要道,地理位置重要,故唐太宗决心除掉这个障碍。唐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阿史那·社尔授行军总管,随吏部尚书侯君集率兵击灭高昌国。战后,侯君集私自取走许多珍宝,唐军随即上行下效,唯阿史那·社尔以未奉诏为由,秋毫不敢取,回京后,唐太宗盛赞其廉慎赐予高昌宝刀及杂彩千段,并令检校北门左屯营,封为毕国公。

    唐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农历2月,太宗以高丽盖苏文杀主害民,亲率六军前往征伐。阿史那·社尔奉命出征。行至驻骅时,与高丽军交锋,阿史那·社尔虽屡中流矢,仍拨箭继进,所部士兵见后,奋勇作战,终大获全胜。回京后,兼授鸿胪卿。此时薛延陀·多弥可汗却乘唐太宗率大军亲征高丽之机,数次发兵入寇夏州(治岩绿,今陕西靖边东北白城子)。唐贞观二十年(公元646年),唐太宗见击灭薛延陀时机已到,于六月十五日命阿史那·社尔与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共为瀚海安抚大使,与执失思力、契苾何力、薛万彻、张俭等各率本部兵马,分兵几路,齐头并进,进攻薛延陀。薛延陀大败,唐太宗派李绩和兵部尚书崔敦礼前去安抚。李绩识破伊特勿失的诈降之计,率军大败薛延陀回纥、拔野古、同罗、仆骨、多滥葛、思结、阿跌、契苾、跌结、浑、斛薛等铁勒十一部酋长相继前来请求归附唐朝。唐灭掉薛延陀,使北部边境从此得到安定。

    唐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唐太宗为打通西域商路,决定发兵攻灭龟兹(今新疆库车)。于二十六日诏使持节昆丘道行军大总管、左骁卫大将军阿史那·社尔,副大总管、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安西都护郭孝恪等率领唐军,并发铁勒13州、突厥、吐蕃、吐谷浑等十余万骑,向西进攻龟兹。

    唐贞观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农历9月,阿史那·社尔率军首先击败西突厥处月、处密二部,消除进军龟兹的侧后威胁。农历10月,阿史那·社尔自焉耆以西,分兵5道,出其不意地向龟兹北境进兵。焉耆(今新疆焉耆西南)王薛婆阿那支弃城奔龟兹,保其东境。阿史那·社尔派兵追击,将其捕获斩首,另立其堂弟先那准为焉耆国王。龟兹大为震动,守将多弃城逃走。唐军进至离龟兹都城伊逻卢城(今新疆库车北)一百五十公里的碛口(今新疆轮台地区),阿史那·社尔命伊州刺史韩威率千余骑(一说千骑)为前锋,右骁卫将军曹继叔率部继后,行至多褐城(似为今新疆轮台西),龟兹王诃黎布失毕、丞相那利、大将羯猎颠聚众五万抗拒。刚接战,韩威即引兵佯退,龟兹以全部兵力追击,行十五公里后,韩威与曹继叔两军会合,乘龟兹军惧而将退之机,进行反击,大败龟兹军。继而乘胜追击四十公里,诃黎布失毕率余部退保都城。农历12月,阿史那·社尔率军进逼龟兹都城,诃黎布失毕轻骑西逃,遂克其城。随后,阿史那·社尔以郭孝恪、曹继叔、韩威各部留守该城,自率沙州刺史苏海政、尚辇奉御薛万备等精骑追击诃黎布失毕,行军三百公里,诃黎布失毕慌忙退保拨换城(今新疆阿克苏)。阿史那·社尔挥军攻城四十天,至农历闰12月1日攻克该城。诃黎布失毕、羯猎颠被俘,那利只身逃走,后为龟兹人抓获,送至唐军。此战,唐军先后攻破龟兹大城五座,又派左卫郎将权祗甫等到各城晓以祸福,使各城相继请降,计得小城七百余座,俘获男女数万人。阿史那·社尔向龟兹人宣示唐朝伐罪之意,另立龟兹王弟叶护为王,龟兹人大喜。唐军攻灭龟兹,使西域大为震动,西突厥、于阗、安国等争送驼马和军粮。阿史那·社尔刻石纪功而还。至此,唐朝势力深入到西域的纵深地区,控制了西达葱岭(今帕米尔高原)的广大地区,开辟了通往西域的南路交通要道。郭孝恪在军中,床帷器用多饰金玉,以赠阿史那·社尔,但阿史那·社尔不受。太宗闻后叹息道:“二将优劣,不复问人矣。”

    唐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农历5月,唐太宗去世,阿史那·社尔出于对恩主的感谢和深厚的情谊,请求以身殉葬,以侍卫陵寝。唐高宗李治派人向他说明太宗的遗嘱,不许殉葬。后迁右卫大将军。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加位镇军大将军。

    唐永徽四年(公元655年),阿史那·社尔去世,赠辅国大将军、并州都督,陪葬昭陵。并且把他的坟冢修成葱山的形状,并立碑,以表彰他平定龟兹之功,赐谥“元”。史书点评:阿史那·社尔出身突厥贵族,原与唐朝敌对,在归降唐朝以后,忠心不二,临阵奋勇,屡建功勋。他入朝为驸马,出则为战将,不避艰险,征战四方,尤其为开通“丝绸之路”做出了很大贡献。在他身上,既体现了李世民的民族政策的胜利,又展示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他为官清廉,生活简朴,功勋卓著,从不自傲。历代史臣皆赞称阿史那·社尔:“历代武臣,壮勇出众者有诸,节行励俗者鲜矣。社尔廉慎知足。”

    阿史那·思摩

    (公元?~655年),突厥族,东突厥贵族。著名唐朝初期将领。唐朝武德(公元618~627)初期,阿史那·思摩多次来唐朝,唐高祖李渊封他为和顺郡王。唐贞观四年(公元630年),唐王朝利用东突厥汗国内部的阶级矛盾,以及民族矛盾尖锐加剧的时机,以大将军李靖等率兵十余万,分道出击,俘获颉利可汗,东突厥灭亡。颉利败亡后,部众或走薛延陀,或走西域,多数人归顺唐朝,总数约十余万口。如何安置这批突厥余众,群臣意见不一。中书令温彦博建议将降众安置在黄河以南,效法当年汉武帝在五原塞下安置匈奴降众的办法,保全其部落,使其不离土俗,又可为唐捍蔽外敌。唐太宗一方面希望突厥能为唐所用,助唐抗薛,—方面又担心突厥力量单弱,置于漠南塞外恐为薛延陀所侵袭,遂采纳温彦博之策,置突厥降众于长城河南之地。唐朝在朔方自幽州至灵州之间设置顺、枯、化、长四州都督府,分颉利之地六州,左置定襄都督府,右置云中都督府,以统其部众。阿史那·思摩以其忠心事主得到唐太宗赏识,除官右武侯大将军、化州都督,受命统率颉利旧部。不久改封怀化郡王。

    唐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唐朝为牵制和威胁薛延陀汗国,集中精力对付高昌,声称欲把散处河南十余万突厥入全部遣返河北,复其故庭,继其先绪。唐太宗封阿史那·思摩为乙弥泥孰俟利泌可汗,赐姓李氏。封阿史那·忠为左贤王,阿史那·泥孰为右贤王,建牙于定襄城(今内蒙和林格尔)。随阿史那·思摩渡河者有帐户三万,胜兵四万,马九万匹。唐太宗诏赐南至大河、北至白道川的整个漠南塞外地区。阿史那·思摩率部渡河加剧了大漠南北局势的紧张。薛延陀国积极备战,准备乘唐太宗赴泰山封禅之机,进攻漠南突厥。阿史那·思摩遵照唐太宗的部署,严阵以待。唐贞观十五年(公元641年)农历11月,夷男借口阿史那·思摩部数次窃取薛延陀的羊马,率其子大度设领薛延陀本部及同罗、仆骨、回纥、白雷等部二十万人南攻白道川。阿史那·思摩按照事先的安排,诱敌深入,前后辄退,弃白道川入保长城。夷男命大度设率三万精兵追至长城。唐太宗命兵部尚书李绩为朔州道行军总管,率兵六万,骑一千二百屯朔州(今山西朔县);以右卫大将军李大亮为灵州道行军总管,率兵丝万、骑四千屯灵武(今宁夏宁武),以右屯卫大将军张士贵为庆州道行军总管,率兵一万七千人,出云中。又以营州都督张俭,凉州都督李袭誉率兵侧应。农历12月,唐军反击,大度设率所部度青山(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而北,李绩率轻骑直趋白道,在诺真水追及大度设,薛延陀兵败溃逃,死伤惨重。

    唐贞观十七年(公元643年),阿史那·思摩部众相叛离,南渡黄河,唐朝将其安置于胜、夏二州之间。阿史那·思摩入朝,授右武卫将军,以征辽东。阿史那·思摩逝世后,唐王朝赠兵部尚书、夏州都督,令陪葬昭陵,其坟状如白道山,并于化州立碑。

    阿史那·贺鲁

    (公元?~659年),突厥族。著名西突厥将军、可汗。阿史那·室点密的第五世孙,曳步利设射匮特勤之子。阿史那·贺鲁原为西突厥咄陆可汗麾下的叶护,居多罗斯川(今新疆额尔齐斯河上游),统处月、处密、姑苏(哥舒)、歌逻禄(葛逻禄)、弩失毕五姓之众。其后,咄陆部下谋废咄陆,咄陆可汗败逃吐火罗,唐王朝册立乙毗射匮可汗,后者以兵追逐阿史那·贺鲁。阿史那·贺鲁率执舍地、处木昆、婆鼻三部归属唐朝。正值唐朝发兵讨龟兹王,即以阿史那·贺鲁为昆丘道行军总管,进军龟兹。龟兹平,唐王朝以阿史那·贺鲁所属为瑶池都督府,任阿史那·贺鲁为左骁卫将军、瑶池都督。唐太宗李世民逝世后,阿史那·贺鲁渐有反唐之心,谋取西、庭二州。唐永徽二年(公元651年),阿史那·贺鲁及其子阿史那·咥运率众西取咄陆可汗故地,自号沙钵罗可汗,建牙帐于千泉(今吉尔吉斯斯坦山脉北麓库腊加特河上游一带),统西突厥十姓(五咄陆、五弩失毕)之众,与唐王朝为敌。唐朝派梁建方、契苾何力等为弓月道行军总管,率唐兵与回纥兵西进。唐永徽三年(公元652年),击败阿史那·贺鲁所属的处月部。次年罢瑶池都督府。

    唐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唐朝又派程知节为葱山道行军大总管,率兵讨阿史那·贺鲁,于次年再败阿史那·贺鲁所属的歌逻禄部、处月部、处木昆部、鼠尼施部。唐军与阿史那·贺鲁本部直接接触并将其彻底打败的时间是在唐显庆二~三年(公元657~658年)。这一次伊丽道行军大总管苏定方率唐兵及回纥军由金山(今阿尔泰山)之北前进,流沙道安抚大使阿史那弥射、阿史那·步真由南道西进,结果大败之,并在石国(今乌兹别斯坦克塔什干一带)俘获了阿史那·贺鲁,西突厥汗国至此灭亡。唐王朝设置昆陵、蒙池二都护府以统阿史那·贺鲁之众,下属若干都督府、州,隶属于安西都护府。阿史那·贺鲁于唐显庆四年(公元659年)病逝于长安。

    阿史那·忠

    (公元?~675年),突厥族,汉名史忠。著名唐朝将领,史氏鼻祖之一。阿史那·忠,原名待考,唐太宗李世民赐其名为“忠”,是东突厥小可汗阿史那·苏尼失,《旧唐书·阿史那苏尼失传》记载阿史那·苏尼失在归附唐朝后,“拜北宁州都督、右卫大将军,封怀德郡王”。阿史那·苏尼失是阿史那·启民可汗的同母弟,阿史那·社尔的叔祖。在唐朝与突厥之战中,颉利可汗大败,乘千里马独奔沙钵罗设部落,即游牧于今内蒙古阿拉善盟的阿史那·苏尼失部落,结果在阿史那·苏尼失部被阿史那·忠生擒,押送至唐朝都城长安。因擒颉利可汗有功,唐太宗拜阿史那·忠为左屯卫将军。唐贞观九年(公元634年)晋迁右卫大将军,唐永徽初年(公元650年)封薛国公,又升迁为右骁卫大将军。阿史那·忠一生施政清谨。唐上元二年(公元675年),阿史那·忠病逝于洛阳,追赠镇军大将军、荆州大都督,享陪葬唐太宗李世民之昭陵。阿史那·忠战功赫赫,官爵屡迁。他曾东征,西抚,北伐,经营四方,为国家统一做出贡献,为唐朝立下巨大功勋。阿史那·忠之子名叫史暕,在史籍《旧唐书·阿史那忠传》中记载:“史暕袭封薛国公,垂拱中,历位司仆卿。”唐神龙元年(公元705年)改太仆卿为司仆卿,从三品,在《旧唐书·职官志三》中记载其“卿之职,掌邦国厩牧、车舆之政令,总乘黄、典厩、典牧、车府四署及诸监牧之官属。”另外,史暕还有上柱国勋官,为正二品勋官。史暕的儿子是史思贞,他担任过通事舍人,从六品官,掌朝见引纳,殿庭通奏之事。史思贞的儿子是史瓘,先后担任过亳州成父主簿,青州寿光县丞,绛州垣县令,相州成安县令,卒后无嗣。阿史那·忠之墓在陕西礼泉县西周村西,是唐昭陵的陪葬墓之一。1972年6月开始发掘,墓道内有丰富的唐朝画风的壁画,道口内东壁最前面画龙,头和背部已残缺;其次为马和骆驼,各有一人牵引,人头部已残缺;再次为十一人组成的仪仗队。西壁从南向北画虎,残存下半部分,其次为犊车一辆,驾紫红牛一头,车辕两侧各站一御者;再次为一武弁,残存头部。每一过洞内的东西壁各画两人,中间用红柱隔开。第一过洞外的顶部绘有楼阁建筑图,已剥落。第一过洞外的两侧又各画男侍一人。除第一天井外,每一天井的东西壁各画二~三人。第一过洞至第二天井画男侍,第二天井以北画男女侍。壁画人物修长清秀,衣纹疏放生动,风格近似唐李爽墓壁画。

    阿史那·骨笃禄

    (公元?~691年),突厥族,亦称骨咄禄、不卒禄、颉跌利施可汗。著名唐朝时期后突厥汗国(公元682~744年)的创立者(公元682~691年为汗),军事统帅。“骨笃禄”是突厥语“快乐”的意思,阿史那·骨笃禄本是东突厥颉利可汗的疏族后裔,东突厥败亡后,其祖父为唐朝所任命的单于右厢云中(今内蒙古河套一带)都督舍利元英部下的首领,世袭吐屯啜(突厥官名)。东突厥自贞观四年(公元630年)亡国以后,在差不多半个世纪的时期内,各部基本上很稳定。但由于唐廷经常征调他们出征,逐渐引起突厥部众不满,特别是一些民族上层人物滋生了复国思想。

    唐调露元年(公元679年)农历10月,单于都护府(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土城子)东突厥酋长阿史德·温傅、阿史那·奉职率部反唐,立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二十四州的突厥酋长响应他们,部众共达数十万人。

    唐永隆元年(公元680年)农历3月,唐定襄道行军大总管裴行俭大破突厥军于黑山(今内蒙古包头大青山),擒阿史那·奉职。阿史那·泥熟匐可汗被部下所杀。突厥余部西退狼山(今内蒙古乌拉特中后联合旗)。阿史德·温傅部又从夏州(治岩绿,今陕西靖边东北白城子)迎颉利可汗族侄阿史那·伏念北渡黄河,立为可汗。

    唐开耀元年(公元681年),阿史那伏念与阿史德温傅连兵进攻原州(治平高,今宁夏固原)、庆州(治合水,今甘肃庆阳)。是年秋,阿史那·伏念在唐军的逼迫下,逮捕阿史德·温傅,向裴行俭投降。裴行俭答应保阿史那·伏念不死。但回京后,裴炎妒忌裴行俭功大,唆使唐高宗杀死阿史那·伏念。唐高宗这种做法,使突厥人大为不满,为阿史那·骨笃禄的叛唐,埋下祸根。阿史那·伏念、阿史德·温傅战败后,阿史那·骨笃禄率十七人出走,沿途招集突厥流散余众,退据总材山。

    唐永淳元年(公元682年),阿史那·骨笃禄逐渐聚众至七百余人,并占领黑沙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使部众又增至五千余人。随后,阿史那·骨笃禄率部抄掠九姓铁勒,得到大批羊、马,势力逐渐强盛。阿史那·骨笃禄见时机成熟,便占领了漠北的乌德鞯山(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杭爱山),设牙帐,重建突厥政权,史称东突厥后汗国。阿史那·骨笃禄自立为颉跌利施可汗,又以黑沙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为南牙,以其弟阿史那·默啜为设(即杀,官名),驻守其地,咄悉匐为叶护,从此开始了后突厥时期。当时单于都护府(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检校降户部落官阿史德·元珍因犯法被长史王本立囚禁,听说阿史那·骨笃禄起兵反唐,便诈称去劝谕突厥诸部撤退,以赎自己的罪过,然后乘机投奔阿史那·骨笃禄。阿史德·元珍是一位精明的政治家和谋臣,长期生活在中原,所以熟知唐朝边疆虚实。阿史德·元珍的到来,使阿史那·骨笃禄如虎添翼,“他把在中国获得有关中国习俗、政治、思想的知识,特别是了解到唐高宗已被宫廷阴谋削弱的情况,都用来为新可汗服务。”阿史那·骨笃禄当即任命他为阿波达干,统帅突厥兵马,兵力最强时,突厥骑兵达数十万之众。在唐高宗后期,武则天皇后操纵朝政。唐弘道元年(公元683年)农历12月,唐高宗病卒,武则天擅政。继续剪除异已,激起亲唐臣僚李敬业、宗室诸王李冲、李贞等举兵讨伐,武则天迅即以大军将其平定(参见武则天平李敬业之战)。 当时吐蕃、西突厥也频繁进攻西北,青海(今青海湖)、安西(都护府治所碎叶镇,今俄罗斯托克马克)地区相继告急。唐朝年年出师,多面作战,疲于奔命。骨咄禄抓住唐廷内忧外患交加之机,向唐廷发动了一系列的进行,阿史那·骨笃禄、阿史德·元珍发兵南下后,先攻并州(治晋阳,今山西太原)及单于都护府(今内蒙古林格尔)北境,杀岚州(今山西岚县北岚城)刺史王德茂,分掠定州。唐王朝廷见阿史那·骨笃禄声势渐盛,便任命检校代州都督薛仁贵率军进击。阿史德·元珍与薛仁贵于云州(今山西大同)相遇,结果阿史德·元珍战败,万余人被斩,两万余人被俘虏,损失获驼、马、牛、羊三万余头。

    唐弘道元年农历2月12日,阿史那·骨笃禄率军攻打定州(治定县,今河北定州),但被刺史霍王李元轨击退;2月17日,转兵攻打妫州(今河北怀柔);农历3月2日,又进围单于都护府,俘杀司马张行师。武则天派胜州都督王本立、夏州都督李崇义率军分道援救。农历5月18日,攻掠蔚州(治灵丘,今属山西),杀刺史李思俭。丰州都督崔智辩率部邀击阿史那·骨笃禄于朝那山(今内蒙古五原地境)北,阿史那·骨笃禄率部反击,俘杀崔智辩。在阿史那·骨笃禄的凌厉攻势下,武则天一度欲舍弃丰州,只因丰州司马唐休璟坚持不废而止。农历 6月,阿史那·骨笃禄别部攻掠岚州(今山西岚县),被唐偏将杨玄基部击走。农历11月,武则天以右武卫将军程务挺为单于道安抚大使,招讨阿史那·骨笃禄。

    唐光宅元年(公元684年)农历7月,武则天废唐中宗李显为庐陵王,立唐睿宗李旦即位。阿史那·骨笃禄见唐廷政局不稳,便再次率军南下,攻掠朔州(今山西朔县),杀掠人吏,但被程务挺击败。农历9月,武则天以程务挺为单于道安抚大使,以备突厥。由于程务挺善于御众,威信大行,唐军将帅用命,多次打败了的阿史那·骨笃禄入侵,阿史那·骨笃禄只好率所部相率远去。但在农历12月,程务挺因代被囚待斩的内史裴炎申辩,违反了武则天的旨意,因此被杀。后突厥统治者得此消息后,因大敌已亡,特设宴欢庆,但又为程务挺立祠,每次出兵前都前往祭祷。不久,夏州都督王方翼也因与程务挺素相友善,被流崖州(今海南琼山)而死。至此,唐王朝在北部边境已无良将可用。阿史那·骨笃禄抓住战机,于唐垂拱元年(公元685年)农历2月,多次攻扰唐朝北部边境。唐军因无良将,节节败退,武则天只好又以左玉钤卫中郎将淳于处平为阳曲(今山西阳曲)道行军总管,与副将中郎将蒲英节讨击阿史那·骨笃禄。农历4月8日,阿史那·骨笃禄攻掠代州(今山西代县),淳于处平闻讯后率军前去救援,当唐军进至忻州地区,突厥骑兵突然向唐军发起攻击,唐军五千余人战死,援救代州遂告失败。农历11月,武则天又以韦待价为燕然道行军大总管,出击突厥。不久,便无功而还。武则天见唐军数次出兵均未取胜,便将威震西陲、屡破吐蕃的名将左鹰扬卫大将军黑齿常之调回,负责主持边务。面对赫赫有名的黑齿常之这样的对手,阿史那·骨笃禄并没有停止进攻。唐垂拱二年(公元686年)农历9月,阿史那·骨笃禄等率军攻掠唐河东道(今山西)北部地区。当三千余突厥兵进至两井(今河北鹿泉)时,与黑齿常之相遇,结果战败而归。经过这次失败,阿史那·骨笃禄暂时停止了进攻。

    唐垂拱三年(公元687年)农历2月22日,阿史那·骨笃禄试探性地发起一次进攻,发兵攻掠昌平(今北京昌平)。武则天又命黑齿常之率诸军出击,阿史那·骨笃禄见状,只好退兵。农历7月,阿史那·骨笃禄再次发兵,此次进犯的目标是河东(今山西)朔州(今山西朔县)地区,但是突厥军在黄花堆(今山西山阴县)再次败给黑齿常之,阿史那·骨笃禄为避击锋芒,只好率部撤至大碛(蒙古大沙漠)以北。当时唐右监门卫中郎将爨宝壁疾黑齿常之之功,便表请穷追突厥。武则天下诏令其与黑齿常之计议,互为声援。但爨宝壁欲独占军功,不待黑齿常之同意,即擅领精兵一万三千人先行,出塞一千余公里进袭突厥。同年农历10月,追上骨笃禄。此时阿史那·骨笃禄等并不知唐军会至,均不设防备。爨宝壁得知情况后,不但没有立即进攻,反而自持兵力强盛,派人告知阿史那·骨笃禄。阿史那·骨笃禄闻立即加以戒备。双方交战后,由于唐军远道而至,而突厥则兵马精锐,加上事前作好了战斗准备,所以很快便大败唐军,将其全歼,只有爨宝璧“单骑遁归”。此战的失败,使武则天恼怒不已,不但诛杀了宝璧,并且改称阿史那·骨笃禄为“不卒禄”。随后,阿史那·骨笃禄率众西征西域,使漠北空虚。这给了唐军可乘之机。武则天为报此仇,于唐永昌元年(公元689年)农历5月18日,以僧人薛怀义为新平军大总管,进至紫河时,未遇突厥军,在单于台刻石纪功而回。农历9月3日,薛怀义再次率军二十万大军征讨阿史那·骨笃禄,同样无功而返。同年农历9月,黑齿常之被酷吏周兴诬告谋反,武则天下诏将其拘捕入狱,黑齿常之在狱中愤然自缢而死。唐天授元年(公元690年)农历9月,武则天改唐建周,接受尊号圣神皇帝。正当阿史那·骨笃禄准备在次发兵南下时,于唐天授二年(公元691年)农历11月病逝。阿史那·骨笃禄之子阿史那·默棘连年幼,其弟阿史那·默啜自立为可汗。不久,阿史德·元珍亦在征讨西域时,临阵战死。其弟阿史那·默啜继位之后,阿史那·骨笃禄的基础上,使后突厥汗国的实力达到鼎盛。

    史书点评:阿史那·骨笃禄自从自立为后突厥可汗后,率军东征西讨,多次出征。据突厥文《阙特勤碑》记载,他先后进攻过唐朝北部、九姓铁勒、三十姓鞑靼、契丹、奚等,共出征四十七次,其中亲自参加作战的达二十次,奠定了后突厥汗国的基业。总结阿史那·骨笃禄的作战经验时不难发现,阿史那·骨笃禄是一个非常善于捕捉战机的军事统帅,他乘武则天擅政,政局动荡,唐军分军作战,无力实行大规模有效反击的时机,多次把握有利战机,充分发挥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频频攻掠北方各地,并则在战争进程中始终掌握战场主动权,给武则天政权带来很大的困扰。唐王朝当时虽有黑齿常之、程务挺等名将,并取得了一些胜利,但终不能改变战略上被动挨打的态势。

一一课(yiyik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一一课 yiyik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