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状元乡的故事—更重要的事
更新时间:2024-05-22 06:14:00

夜色仿佛一张大大的黑雾,层层叠叠,在这个小镇里不停地扩散,蔓延。初夏的凉风肆意尾随在每一个在道上的行人,悄悄地、悄悄地。耳边偶尔响起零落的三两声蝉鸣,残留着些许凄厉。在这条不为人所知的小道上,一个孤独的人影,漫无目的地徘徊,摇摆……

状元乡的故事—更重要的事

说起来这里的名声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状元乡”,正如其霸道不失儒雅的名字一般,连续好几年的大考状元都出自于此。“状元乡”由此得名。每向外人谈及自己的家乡,乡中人个个自信饱满,出口成章。

“阿明……阿明!”

“……”眼前这个刚刚被凶悍班主任叫醒的目光呆滞的孩子就是小明。小明即将参加本年的大考,最后一次模拟考试在之前不久刚刚落下帷幕。小明接下老师手中被捏有些许皱痕的成绩单,向周围瞥了两眼,在交织密布的带有轻视意味的眼神中缓缓走会自己的位置,背起如山般沉重的书包,径直走出校门。虽说时近黄昏,放学后的校门口并未有大量成群结对的学生。

小明回头瞥了两眼校门口那一比一高仿真在夕阳下闪得刺眼的纯金塑像。虽说不曾见过一面,那塑像小明再熟悉不过了,那些是往届的“状元”。每当看着这些熟悉的名字,小明的脑中仿佛出现了一本户口本,家庭住址主要事迹,层层深入脑海。

在镇上这条干道上走着,不知有些事情的传播速度连风都望尘莫及。一路上小明都能感受到某种莫名的缠绕感:

“你知道吗?老明家的孩子考出了这么烂的分数!”

“诶…他儿子真是废啊。”

……

小明没有理会这些如苍蝇般嗡嗡嘈杂的絮语,就这样,笔直地朝着家走。小明的家位于小镇的边缘,镇中越是有声望和金钱的人们都住在靠经镇中心的地方。所以像小明这样一穷二白,祖上没有光荣事迹的平凡家庭自然也就落在了边缘地带。说起来小明升入学校后花了好久才消除了和“中心”同学的格格不入。

刚到家门口,立马便有一只手在小明来得及反应前将其拖入门中……老明那板着的脸仿佛一道深则千丈的悬崖峭壁,好像在用全身的力气咀嚼着口里那几句脏话。母亲则是欲哭无泪的说着那早已经久不衰的台词:“你可是我们家的希望啊!你考成这样你对得起谁啊,完了啊!……”小明向周围瞥了两眼,突然,母亲又一把抓住他的手:“跟我出去一次。”

小明被拖到了离家不远处的一处宅子里。一股燃烧物的味道扑面而来,漫天密布着无法形容颜色的廖雾,小明睁开被这雾刺痛的眼睛,眼前不大的简陋房间站着一位身穿奇特道服,带着圆型眼睛的中年男子。小明转头惊异的瞪着旁边的母亲,母亲则是一脸淡然:“这可是我花了很多钱才排到的专家,他做个法就能让你考的更好。”母亲话音未落,房间外响起同龄人的哭喊:

“妈!这不科学,这是迷信!”

“小屁孩懂什么懂!人家都来,我们为什么不来?”

“……”

小明无语地看着那个专家手舞足蹈的在地上在空中那甚至有些可笑的比划,默不作声。不一会,专家端了一碗混着黑漆的水走到他的面前:“喝了这个状元乡祖传秘方,考试必成。”

小明向周围瞥了两眼,一口气喝了下去……回到家后,小明在不被父母发现的地方,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般的躁动,吐得全身无力。怎能有任何言语?走到屋子里,在如交响乐一般的责备。责备?不如说是侮辱,继续着自己的那所谓“生活。”

深夜,万籁无声的镇里能够清晰的听见人的脚步声。就这样,如有节奏,一声、两声、三声、四声……脚步声从小明的家缓缓向那条小道趋近,在小道上渐渐远去。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小明走向那镇边的湖。在湖的映衬下,没有月的夜空如没有止境的深渊,不知通向何处的彼岸;在夜空的渲染下,小湖如一块流动着的黑曜石,闪耀着些许漆黑的光泽。同样是这片天空,不知曾勾起多少孩童第一次的梦想和渴求,而在步入状元乡系统化教育的小明的眼里,只是一片漆黑。渐渐地、渐渐地,眼前的风景与脑中的画有几分相似,

我——最爱拥有天空的幻想

小时候的小明喜欢盯着天空发呆,儿时的天空,是彩色的,是易变的,是开阔的,是自由的。如今,却是黑色的。

我——失去了仰望天空的权力。小明一步一步的向湖中央走去,水,冰冷彻骨,就这样,慢慢淹过了他的意识……

小明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他并不陌生。这个戴着眼镜,脸色淡然,远处看去略显消瘦的人是他的同学,镇里家喻户晓最有望考得状元的名门弟子。而且,此人是小明儿时最好的玩伴。自入学考试后,小白家便搬到镇中心去了,自那天起,小明再也没在课堂以外的见过他。

如今这个在夜色下依然显得苍白的面容与往昔相距甚远,而且在这个地方遇见他,小明很是惊讶。打了个简单的照面,小白突然嘴角一弯

“你觉得最重要的事是什么,考状元吗?”

“……”小明抬起了头,双眼直勾勾的瞪着小白

“那你不要命了么?”小白笑出了声。

小明向周围瞥了两眼,一如既往的沉默。

“没关系,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的。但是我找到了,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我后悔发现得太晚了。”

“……”

“如果你认为状元很重要的话,那就把状元给你好了。”小白轻蔑的挥了下手,向小道走去,残影渐渐消失。

小明不明这突如其来却又显得神乎其神,甚至有些造作的话语,深深的吐了口气,什么都没有发生。

状元乡的日子就和一座大型机械工厂的流水线一般,高效、快捷。就这样,小明那十年如一日的生活眼看就要到头了,状元乡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大考。

大考当日,那场面岂止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真可谓“裂缺霹雳,丘峦崩摧。”凡有经历者皆连连感叹“真是非常的厉害!”镇上的考生潮如一支支雄师整装待发,时间一到,如坦克方阵般以气吞山河之势向前推进,仿佛拥有碾平一切阻碍的力量。小明也在人流中,他向周围瞥了两眼,融入周围那一致的步伐,向前前进。

两天后,大考落下了帷幕,又过几天,红榜出炉了。

清晨,小明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的走出自己的房间,突然。门口传来了笨重混着一丝急促的敲门声,小明母亲上前开门。门打开的那一瞬,小明的那经久未睁的双眼仿佛要弹了出来。

校长来了!乡长也来了!门口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群,有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有带着眼睛的专家,有小明认识的,也有其不认识的。老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跳,这时乡长突然一脸感激地握住他的手:“老明啊!你真是功臣啊!……”校长则拍着小明的肩:“你不仅是我校的荣耀,更是我大状元乡的荣耀啊!”而各式各样的摄像照相话筒笔记本则围满了小明母亲:“请问你是如何教育出如此优秀的状元,有什么秘诀吗?小明平时吃的什么,穿得什么?”而小明母亲则不慌不忙却又毫不掩饰内心激动喜悦的说着:“那可都是我的功劳啊,小明从小就……”

老明用颤抖的双手一指一指地计算着,内心则不停地咆哮着:发了!我们有钱了!这时,校长带着一位头戴艺术帽的老人介绍给小明:“这位老先生会给你打造一个千足金的塑像,以后……”仿佛天旋地转,小明向周围瞥了两眼,一切来得那么突如其来和简单,却有一种异样的惶恐。

不,我要的不是这个。

突然,小明推开拥挤的人群像老鼠一般窜了出去。“状元大人,你要去哪啊!”所有的人群都跟在了他的后面。就这样,小明一路跑,人群一路追,尘土纷飞。在跑的过程中,十几年的记忆如胶片一般在小明眼前回放,如今美梦成真了吗?小明跑到了那片充满回忆的湖边,纵身一跃……

耳边是透过水朦朦胧胧传来的人群的嘈杂声,水中那麻木已无刺痛感的双眼前是被水渲染,沁透,浮动的天空。

我要的只是一点小小的自由,湖上的天空而已。

我会死在这里吗?也许我早就死了,我的生命在很久以前就交给了不属于我的东西,死尸一般得活着。他脑海里渐渐浮现起小白的话语,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是什么?身体却越来越沉重。

如果我还活着,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我要把生命夺回来,从不属于我的东西的手里……

“大夫!大夫他醒了!”

从模糊渐渐清晰,耳边响起的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女性的声音。

他奋力睁开双眼,将头转向周围,看到的是泣不成声的父母亲和泪与笑交织的同学老师。原来,一切都只是梦,那天夜里,小明自尽及时被人发现。殊不知几天前大夫也只能轻声低语:“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自己想不想活下去了……”

小明将头转向病床边的窗,呆望着那依旧蓝色的天空,仿佛那单调的天空也有了色彩,是什么颜色的呢?小明不知怎么形容,就称它为镜色好了,拥有映衬斑斓的无限的可能性。仿佛从那天空的尽头传来了一束看不见的彩虹,小明那死寂的脸颊有了一丝重生的希冀。

是的,比生命更重要的事,我找到了。

对了,小白呢?

“……”

一股阴沉的黑雾渐渐散开,层层笼罩。

夏天的蝉偶尔低吟三声,状元乡的街头亦是如此。

“你听说了吗?老明家的儿子投湖了!”

“什么!前些天刚有孩子在那片湖寻短淹死了,真可惜呢,那孩子本可以考状元的……”

一一课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大公无私
下一篇 : 回忆是沙漏
一一课(yiyik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一一课 yiyik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