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回忆“小可怜”
更新时间:2023-02-04 00:56:37

这个小故事讲的是关于:回忆“小可怜”。

回忆“小可怜”

严格的讲,它并不是我的宠物,我们是兄弟关系。在那段窘迫的日子,我们相互抚慰,安抚彼此脆弱的,孤单的,受伤的心。

那段日子,我独自流浪在北京,为了自己所谓理想的冲动,住在地下室阴暗的小屋。

我每天的任务就是拿着简历不停的到处推荐自己,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再回到我的小屋。很多时候,虽然饥肠辘辘却也懒得做饭吃。

那天回来,看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萎缩在我的门口。走近一看,是一只脏乎乎的小白狗,说它是白狗,其实也只有背部是白色的。那几天北京连续的下雨,这只小狗的脚上,腿上,连同脖子和耳朵上全都是泥巴。见到我,小狗惊恐的瑟瑟发抖,却也不愿意离开,到外面的风雨中去。

我打开房门,让它进来。小狗很好喂,我吃剩下的凉馒头掰碎了扔在地上,它便大口的吞咽起来。

我决定给它洗个澡,才发现它瘦的身上几乎就是一把骨头。我给它起名字叫“小可怜”。

本来我早出晚归,毫无生活规律,一天吃一顿饭对我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为了小可怜,我不得不每天至少做两顿饭。早晨做好饭,我坐在床头,它坐在我脚旁边,我们面对面的吃早餐。晚上,我一出现在地下室,它就会在屋里撒娇似的哼叫。吃过晚饭,我就会带着我的小可怜在附近溜达。我从来没有给它戴过绳套之类的东西,因为它从来不会离开我太远,总是不走出我的视线。有时候,我也故意和它玩捉迷藏的游戏,趁它不注意悄悄的藏起来。一旦它发现看不见我了,就会着急的四处奔跑或停下来左右观望。发现我的藏身之处后,小可怜就会发疯的扑过来。那样子不像是只小狗,倒像是个小狮子。它会一头扎进我的怀里,委屈的低声哼哼。我也会开心的去抚摸它的脑袋和身子,如同父亲在宽慰远行归来的孩子。 故事

后来,我终于在离住处不远的一家电脑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工作就是不停的组装电脑,把一堆堆的主板、内存、硬盘、CPU等像搭积木一样的拼凑在一起。工作是无聊的,却为我和小可怜换来了果腹的口粮和一个不至于挨冻的家。

北京的冬天很冷,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用上了电热毯。看着团缩在墙脚纸箱子里面的小可怜,我忍不住召唤它,把它抱上床,和我钻进一个被筒里。半夜里做梦,梦到我和一个看不清楚模样的女人做爱。梦醒后,发现小可怜瞪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我看。天呀!我梦遗了。让我感到难为情的是,我梦遗的时候,这个小家伙竟然和我钻在一个被筒里。幸亏这是一只小公狗。我尴尬的红着脸拍了拍它的脑袋。“兄弟,哥们露丑了。”我说。

火腿好吃,却也是奢侈的。我们吃火腿通常是这样的,我吃三分之二,小可怜吃三分之一。我的三分之二是放进嘴里直接吃的,它的三分之一是我用刀子切成薄片,举地高高的,让它站起来吃。半夜醒来,小可怜正在舔我的嘴。才知道,这个贪婪的家伙是想把我咽到肚子里的火腿也抠出来吃掉。逗的我睡意全无,抱着它“哈哈”大笑。

我决定给小可怜做件衣服,这可难坏了不懂针线活的我。我索性把一条穿旧的内裤剪开几个洞,又用针胡乱的缝了几下,就套在它身上。谁曾想,这个家伙不知好歹,硬是穿着“新衣服”在地上打滚,还满不服气的冲我嚷嚷着“汪汪”叫。似乎是在说:“哥们,你以为我是什么!把我当成你的屁股了吧。”我被它逗的肚子疼,把它身上那件乱七八糟的“新衣服”脱下来,抱起小可怜嘴对嘴的亲吻。

我病了,嗓子疼,头晕,咳嗽。我给老板打电话请假。老板虚情假意的关问了两句,随后说:“今天事情挺多的,你如果可以,最好坚持一下。”我知道老板说的如果可以就是必须坚持。

那一天,我在单位真实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行尸走肉。脑袋是空空的,身体是软软的,不会说话,也不会思考。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我浑身滚烫滚烫的,小可怜可怜兮兮的坐在我身边。我知道它饿。我真想对它说“兄弟,自己拿个鸡蛋,放在我身上煎熟了吃吧。”但是它不能。它饿,我必须起来。那一刻,我清楚的意识到,我倒下后,倒下的将是两条生命。

我强支撑着身子来到附近的门诊。医生一量体温39.5度,把医生吓坏了,非让我去大医院治疗。我懒得和医生争吵,一头栽倒在病床上。后来,医生给我做皮试、输液,我都是迷迷糊糊的像做梦一样。只记得,我离开那门诊的时候,问医生要剩饭,医生还以为是我要吃。我告诉医生,我的狗还饿着,医生给了我两根硬梆梆的油条。

那天晚上,小可怜在我的床头守候了一夜,不停的用舌头舔我的额头、嘴和脸。让我梦境般的想起了妈妈。我小的时候,每次发烧,妈妈就把湿毛巾搭在我的额头上。

那几天,真的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每天拖着沉重的身子徘徊在小屋和门诊之间。小可怜像个保镖一样的每天跟在我后面。它也知道我病了,很听话的守候在床头。

谢天谢地,当我终于能够不再靠喝米汤度日,终于能够和小可怜一样大口吞咽馒头的时候,我抱着小可怜这个唯一的亲人,潸然泪下。

我就要离开北京的时候,迫不得已把小可怜托付给同事。我答应同事,每个月给小可怜寄生活费。临别时,我紧紧的抱着小可怜。小可怜似乎是知道了要分手,在我怀里不停的哀号。我告诉小可怜,等我安顿好了就过来接它。

我来到另外一个城市。因为忙于杂事,一直没有打电话给同事,问小可怜的消息。大约是两个月以后,我给同事打电话。同事说,刚开始的时候小可怜不吃不喝,后来带小可怜到门诊看病。回家的路上,一不小心让小可怜跑掉了。

我的心一下子紧缩起来。我又想起第一次见到小可怜的情景。我想我的小可怜必然又流浪在北京街头的某个角落,不过这次它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寻找我,我这个薄情的兄弟。

后来的睡梦里,我不止一次的从梦中惊醒。梦到我的小可怜浑身泥巴的在风雨中呼唤我。眼泪一次次打湿我的枕头。

转眼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再饲养过任何宠物,我始终不能原谅自己。小可怜是我一生挥之不去的痛。想忘记,却又不能忘记。想回忆,却又不敢回忆。

我不止一次的说。我说,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把你孤孤单单的抛弃在北京的街头。我说,如果有来生,请你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敲响我的房门。

以上是查字典为您提供的小故事:回忆“小可怜”。

一一课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我找儿子
一一课(yiyik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一一课 yiyik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