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
  • 汉语词
  • 汉语典q
当前位置 :
独家情敌

一、毁容

独家情敌

明珠被毁容了。虽然,她以前也没多漂亮。

她还能记得那天的情形,她沉浸在爱情里,幸福地挽着爱人的手臂走出公司。那个疯狂的女人冲上来,瓶子里的液体往她的脸上泼。

火辣辣的剧痛袭来,她几乎痛晕过去。

她哭喊,求救,手却扑了个空。

她艰难地睁眼,看见自己的未婚夫,与那个女人挣扎在一起。

他抱住她,吻上她的唇。

明珠咬紧牙根,喊出她痛恨的名字,“廖晓阳!”

她拥有的东西少之又少,仅有的,也在这一刻,被廖晓阳夺走了。

明珠的手抚上凹凸不平的脸,经过了一个月,她已经能平静对待。姜斯宇第一天来过,他说对不起,之后他就没再过来。

她与姜斯宇的婚约吹了,姜爸姜妈说,他们不会要求媳妇一定要貌美如花,但也无法接受一个丑陋的女人。他们说得很绝,想断了她的念头。

明珠扯动嘴角,脸上传来撕裂的疼痛,其实不用两位老人多跑一趟,她早已断了念头。纵然曾经深爱,纵然鲜血淋漓,她也会斩掉执念。

有人推门进来,明珠回过神。

“你起来了?”男人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大包,“出院手续已经办好,我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看她不说话,男人又道,“明珠,如果你要整容,我可以帮你联络……”

“不用了。”明珠说,“这样就可以了。”

男人没勉强,他忙着收拾东西,“我帮你请了一个专业的看护,她会安排你的饮食和生活,你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打电话找我……”

“廖沧海。”明珠不厌其烦,“你这么做,是为了替你妹妹赎罪吗?”

自她受伤后,只有他每天按时来医院报到,委曲求全一般纵容她的脾气。明珠发狂地拿起柜子上的东西砸过去,“你觉得你做的这些,就可以赎罪吗!”

廖沧海没躲过,耳朵被砸了一下,渗出了血丝。

他问,“要怎样你才觉得满足?”

“如果我要你娶我?”

“好。”廖沧海放下收拾了一半的东西,拉着明珠往外走,“我们现在就去登记。”

二、赎罪

明珠结婚了。从民政局出来,廖沧海牵着她的手要一起去买房,明珠讥讽道,“怎么,不敢带我回家?怕你家人知道你的老婆是个丑八怪吗?”她顿了顿,眼中多了几分恨意,“还是你怕我出现,会吓坏廖晓阳?”

廖沧海眼中闪动的情绪跳跃太快,明珠没能捕捉到。他淡淡地笑着道,“我以为你不喜欢人太多。”

可是既然她开口了,廖沧海也不会拒绝。

廖沧海开车带着明珠来到东郊,这里是别墅区,明珠以前跟着姜斯宇来过。

到了廖家别墅,得到消息的廖家父母出来迎接,明珠清楚地看到两位老人眼中闪过的错愕和惊吓。她扬起脸,挤出古怪难看的笑,“爸妈,你们好。”

廖妈很快回过神,“好、你好。”

廖家父母知道女儿做的事情,他们内疚,也担心廖晓阳会因此名誉受损甚至坐牢,所以当廖沧海说他有办法说服明珠时,他们松了一口气。只是,没想到廖沧海会娶她回来,更没想到明珠脸上的伤这么严重。

明珠看得仔细,廖家两老眼中除了内疚,还有嫌恶。

心中莫名的畅快,她微笑着看向自己的丈夫。廖沧海牵着她的手走进别墅。明珠看着眼前的一景一物,哪怕是一砖一瓦,她都好像很熟悉。廖晓阳喜欢炫耀自己的一切,慈祥的父母,超级会赚钱的哥哥,帅气的男友,豪华的别墅……廖晓阳有的,她都没有。

明珠决定争。

争不来父母和哥哥,她就争男人。

她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进入姜斯宇的公司,成了他的秘书,上了他的床,并且得到姜家长辈的喜欢。她这才知道,她也有廖晓阳没有的,她温婉柔和,廖晓阳骄纵任性。

进了房间,廖沧海把途径商场买的衣服放进衣柜,回过头发现明珠站在窗边发呆,“你怎么了?”

“廖晓阳呢,怎么没看到她?”明珠冷笑。

嫁给廖沧海,来到廖家别墅,都是为了廖晓阳。她要顶着这张脸,每天在廖晓阳的面前晃悠,她要让廖晓阳生活在恐惧不安中!

廖沧海犹豫了片刻,“她出国了。”

“……是和姜斯宇一起?”

廖沧海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明珠眼中冒火,凭什么廖晓阳可以在伤害她之后逃得远远的?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廖晓阳居然和姜斯宇在国外双宿双飞?如果廖晓阳一辈子都不回来,她还怎么报仇?

明珠恨恨咬牙,“廖沧海,你还真是好哥哥啊,把妹妹藏得好好的,然后自己替妹妹赎罪?你还真是伟大,连自己的婚姻都要毁掉!”

“明珠……”

“别以为这样就够了。”明珠冷静下来,恨恨地道,“没把廖晓阳加诸在我身上的还回去,就永远都不会结束。”

她的眼中,只有恨。

廖沧海没继续劝说,他无声地叹息,“你先静一静。”然后推门离开。

夜幕降临,明珠看着黝黑的夜空,门外始终没有动静,她猜廖沧海今夜不会回来。

结婚只是权宜,只是为了补偿一二。

她的手缓缓地摸上脸,这张连她自己都痛恨害怕的脸,即使是心有愧疚的廖家人,也觉得可怕吧?

半夜,明珠走出房间去喝水,经过一楼的房间时,听见里头传来对话声。

“她的脸……真的不能恢复了吗?现在整容业这么发达……”

“妈,明珠她不想整容。”

“不想整容难道要一辈子顶着这张吓死人的脸吗!”廖妈气得大吼,“沧海,不要告诉我你真的要一辈子对着她这张脸!”

明珠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她敲了敲门,乍然响起的声音让廖妈吓了一跳。

她的笑容在廖妈看来却那样可怕。

“我希望你们联络晓阳。”

廖沧海问,“你找她有什么事?”

“我总是要知道我的律师信该寄到哪里。”

三、妻子

廖家在A市势力强大,没有律师敢接这个案子,而且当天很多目击者都是姜斯宇公司的人,全都被封了口。三个月过去,毫无进展。

走出律师楼,明珠看着站在车边等待的廖沧海,“你还真厉害,防得滴水不漏。”

廖沧海笑了笑,没有解释。他为她拉开车门,待她坐好才走向另一边。启动车子前,他问:“接下来要去哪里?”

明珠问,“你公司缺人吗?”

“本来不缺。”廖沧海神情愉悦,“不过如果是你,随时欢迎。”

“你果然是个好哥哥。”为了替妹妹赎罪,竟然把她这个危险品放在身边。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恨,恨廖晓阳,也恨包庇廖晓阳的廖家人和姜斯宇。余光瞄到廖沧海,那一瞬,她似乎看到他抿紧唇,眼里一阵落寞。

她嗤笑,这样骄傲的大男人,让他娶她,真是委屈他了。

一早,两人一起开车去公司。当初,明珠说要告廖晓阳,在廖家引起轩然大波,原本还心有愧疚的廖家父母将她视为仇敌,一边暗中摆平一切,一边也催促廖沧海离婚。廖沧海没有答允,他带着明珠搬出了别墅。

秘书部的人看到明珠,全都惊呆了,迟疑的目光看向廖沧海。明珠狞笑,开口道,“我叫明珠,我是……”

“这位是我的妻子。”

明珠诧异地回头,廖沧海握住她的手,“她的身体不太好,只负责一些文书的工作,太繁重的部分还请你们多分担一些。”

总裁都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不敢有意见,秘书部恢复忙碌,只是气氛平静得有些古怪。

明珠在厕所里听到很多讨论,廖沧海怎么会忽然结婚,为什么会娶了这么一个丑八怪……明珠满意地听着,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让廖沧海丢脸,让他后悔自己的“伟大”。

只是……她搞不懂,为什么他主动介绍她的身份?为什么要假扮成好丈夫的角色,要别人多多照顾?

廖晓阳曾经不停地在她耳边炫耀,哥哥有多了不起,有多聪明能干。现在她终于见识到了,她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这样的平静只维持了三天。

第四天,一个明艳靓丽的女人畅通无阻地上了18楼,她撞开门扑进廖沧海的怀里,“我听说你娶了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珠泡了杯咖啡回到位子上,正看到这一幕。

廖沧海也看到了她,“明珠,你别误会……”

明珠的目光停留在年轻女人的脸上,“你是丽娜,我知道你。”名模丽娜,廖沧海的女友,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们可能会结婚。明珠坏坏地笑了一下,她伸出手,“对不起,我抢了你的男朋友。”

“你这种丑女人有什么资格跟我抢!”丽娜端起明珠另一只手上的咖啡朝她泼过去。

廖沧海迅速地将明珠揽在怀里,咖啡泼到他的肩膀,溅了一些在明珠的手上。他紧张地问,“你怎么样?”

“还好,不疼。”比这更疼的她都经历过。

明珠的手上红了一片,廖沧海震怒,“丽娜,我早和你说清楚,我们已经分手了!”他朝她大吼,“如果你敢再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会毁了你。”

“廖沧海,你瞎了眼了,居然看上她?”

“胡秘书,那急救箱过来。”廖沧海绷着一张脸,“还有,喊保安上来,以后如果让我看到丽娜在这里出现,你们就滚蛋。”

胡秘书战战兢兢请丽娜走人,然后准备帮明珠清理伤口。她摇头拒绝了,“不用,他的比较严重。”

因为这一句话,廖沧海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他脱下外套,让明珠帮忙涂药,她摇头拒绝。自从见过自己的脸,她惧怕任何伤口。她看他的笑僵了一下,没有解释,转身退了出去。

伤口有些严重,胡秘书小心地上药,忍不住多嘴了一句,“这么疼,真佩服总裁你能忍得住。”总裁是真的爱明珠吧,才会替她挡下,关心她是否安好,甚至顾不上自己的伤。

“还好,不及她受的苦。”

明珠被毁容,是他三十年人生中最懊悔的事。如果他注意到廖晓阳行为鬼祟,如果他看出姜斯宇感情犹豫,如果他在姜斯宇之前追到她……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还会是那个倔强不认输,但是善良的明珠。

在医院照顾她,因为内疚,更因为心疼。即使知道她的目的,他还是答应娶她,因为这或许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他可以和她这样接近,以夫妻的身份,共同生活。

他爱她。

他不敢说出口,而她心中太多恨,根本看不到。

涂好了药,廖沧海套上衬衫,去找明珠。

她坐在楼顶,手轻轻地抚上脸,她恨这张脸,但是为了报仇,她忍了。这张丑陋的脸已经贴上了标签,“廖晓阳的罪证”,“廖沧海的夫人”,“廖家父母的噩梦”……但是,有这些还不够!他们毁了她,她也一定要报复!

明珠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四、说谎

下班前,胡秘书进来,表情严肃地告诉他,外头有一堆记者。“丽娜小姐向媒体哭诉总裁您抛弃她,为了为了家族利益娶了一个丑女……”

廖沧海怒火中烧,手里的笔硬生生折断,胡秘书吓了一跳。

明珠敲门进来,向往常一样准备下班一起回家。发觉里头的气氛不对劲,“怎么了?”

胡秘书又说了一遍。明珠挑眉,冷笑,“怎么,不敢让人知道你娶了一个丑八怪?”

“我是怕你被人围住会不安。”廖沧海拿起外套,走过去牵住明珠的手一起往外走,“如果你不怕,那我刚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向别人宣告,你是我的妻子。”

明珠呆住,任由他牵着出去。

外头记者很多,廖沧海让明珠先上了车,自己则站在车外,简短地回答了几个问题。

“我的妻子是遭遇不幸,我只心疼不能为她承担,并不会介意她脸上的疤。实际上如果没有这些,我追不到她。”

“她只是一个孤女,没有显赫家世,我们之间不存在利益结合,我会娶她只是因为我爱她。”

“廖氏决定取消与丽娜小姐的全部广告合约,以貌取人并且肆意贬低别人的女性,不符合廖氏的产品的要求……”

明珠目瞪口呆地看着车窗外的人,他见惯了大场面,自然不会因为这些记者而慌乱,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柔和的微笑,只在说起解约一事时冷凝了一下。回答完,他进了车里,那些记者似乎也满足了,纷纷让开。

明珠嗤笑,“你真虚伪。”

也真的很伟大。

为了廖晓阳,他可以娶她,可以抛弃女友,可以在闪光灯前说爱她……廖晓阳那些让她深深忌妒的东西,她一样也没得到。

“没有说谎。”廖沧海专心开车,语气淡淡,却坚定,“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明珠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开玩笑?”

“不是。”

明珠想着其他可能,“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廖晓阳?”

路口红灯,廖沧海停下车,偏过头看她,“我跟你之间的事,从来就和晓阳无关。”

回到公寓,廖沧海先下车,他把手伸向明珠,她避开了。“你说的话,我一句也不信。”

她不信。他们之间不可能与廖晓阳无关,这场婚姻就是因她而开始。

她更加不信,他嘴里说的爱。

她和丽娜放在一起,瞎子都知道怎么选。说别人以貌取人,只是为了凸显自己的伟大。明珠不断地警告自己,廖家人的话,一句都不能信。他们为了保护廖晓阳,为了让她放弃报复,他们不择手段!

廖沧海捉住她的手,“我会让你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拉着她上楼,进了屋关上门,将她压在门上,“以前我尊重你,所以不碰你。”他呼吸急促,深情地吻住她的唇,“现在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他的唇又落到她的疤痕上,明珠身体僵住,她以为他会停下。她是自卑的。从小她就知道自己不漂亮,所以她努力培养自己的内在,可是毁容之后一切都没了,无论她有多聪明,别人最先注意到的都是这张脸。

廖沧海没有停下,他横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

她动作轻柔,像对待一件珍宝。明珠心中泛酸,她抬起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热情。

一滴泪滑落,掉在枕头上,消失了。

明珠在廖沧海的怀里醒来,一夜过后,她又恢复之前冷冰冰的模样。廖沧海只当她是在害羞。他做了早餐,还没来得及吃,别墅的管家来了电话,廖父心脏病发。

明珠跟着廖沧海来到医院,廖父还在抢救,廖母眼泪汪汪地等在那儿。

“怎么回事?”

“还不是被你们气的!”廖母瞪向明珠,狠狠地问,“如果不是这个贱女人,你爸也不会气得心脏病发!”

原本应该尘埃落定的新闻,因为另一条消息而更加沸沸腾腾。媒体曝光,廖沧海的妹妹廖晓阳因为男人被抢,气愤之下泼硫酸,而哥哥廖沧海毅然抗下责任,娶了明珠。联想到明珠脸上的疤痕,这条消息无论真假,都很有看头。

一大早,记者就将廖家的别墅围个水泄不通,廖父听到消息,气得昏厥过去。

“沧海,算妈妈求你,和这个女人离婚吧!我不想再看见她了!”

廖沧海握紧了她的手,“不可能。”

廖母哭喊,“这种女人有什么好,你非要害死你妹妹,气死你爸爸吗?”

廖沧海迟疑,“一切等爸醒来再说。”

明珠要把手抽开,廖沧海不许,他握得紧紧的,生怕一放开,她就不见了。三人在长椅上坐下等着。

“我也不会放手。”

廖沧海声音低低的,但他知道明珠听得见。

所幸廖父抢救过来,廖沧海沉沉地舒了一口气。明珠看着他脸上轻松的笑,受到感染一般,嘴角动了动。有一股冲动,她说,“让廖晓阳回来吧。”

她恨廖晓阳,也恨廖家人,报复不了廖晓阳,她就让廖家不得安宁。可是,差点毁了廖家的这一刻,她竟然在害怕,怕廖父真的死去,怕廖沧海对她报复。

当她一无所有,只有他,愿意给她温柔的爱。

即使这爱短暂,甚至虚伪,她也不想看着它变成恨。

五、食言

新闻被廖沧海压了下去,渐渐被人忘记。

这一日,明珠跟着廖沧海一起来到机场。她已经收拾好行李,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也已经放在抽屉里,接完人她就会离开。现在,她只想看看廖晓阳,或者,姜斯宇。

周围人的眼光太过刺目,明珠戴上口罩。

廖沧海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明珠,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联络医院,一定能让你恢复……”

“不用了。”她还没把决定告诉廖沧海,但是既然要离开,那就不要再有牵扯。“别忘了,你妈妈叫你别和我走得太近……”

话音顿住,明珠看着走出来的两个人。

他们的神情宁静安详,男人宠溺地拥着她,女人的眼中则是幸福的依赖。

明珠咬紧唇,指尖狠狠地嵌进掌心。

廖沧海也看见他们,他向他们招手,“晓阳,斯宇,这里!”

姜斯宇笑容满面,朝着他们走过来。注意到廖沧海身边的人是明珠,两人都惊住了。姜斯宇眼中有愧疚,他的手搂紧了廖晓阳。

“明珠。”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

廖晓阳脸上血色全无。

“晓阳。”明珠摘下口罩,她眯着眼微微笑,脸上狰狞的疤痕更显得扭曲,“好久不见。”

“明珠现在是我的妻子。”廖沧海说,两人震惊。他环住明珠的腰肢,亲昵地说,“晓阳,我们快点回去吧,爸妈在等你了。”

姜斯宇和廖晓阳沉默地跟在后头,他们一个全神戒备,一个脸色苍白,眼中却带着浓浓的恨。

当晚,廖家的餐桌上气氛并不热络。匆匆吃完饭,廖母以眼神督促儿子,之后各自回房。廖沧海发现了抽屉里的离婚协议书,他拿出来,当着她的面撕毁。“我不会和你离婚。”

“随你。”

见到廖晓阳后,明珠动摇了。

走进浴室,她的手机收到短信,是姜斯宇的,他约她出去见面。从浴室出来,廖沧海不在。她套上外套匆匆走出别墅。姜斯宇在等她。

“什么事?”

“我希望你离开这里。”姜斯宇说,“你的存在对晓阳来说是很大的压力,她会受不了的。”

明珠冷哼,“这么宝贝她,就带着她继续留在国外啊!”

她眼中的冷意,让姜斯宇惊讶,他至今不敢仔细看她脸上的伤痕。“我为晓阳对你做的事情道歉,她不是有心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早点发现我还爱她,就不会……”

明珠咬牙,恨恨道,“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在我面前说你有多爱她?”

“晓阳怀孕了。”姜斯宇说,“我希望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她,最好以后也别再出现,我怕她情绪激动会影响胎儿……”

“姜斯宇!”

明珠恨得几乎将牙齿咬碎。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他抛弃她,带着凶手出国避难。在她最痛苦的时候,他们在国外享受欢愉,甚至还有了孩子!

现在,他却来要她原谅?要她消失?

“姜斯宇,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事。”明珠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廖晓阳给我带来的伤痛,我会一分不差地还回去!”

明珠转身回到别墅里,姜斯宇跟上去,“明珠,你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给你,请你……”

本应该没有人的一楼客房里头亮着灯,明珠走过去,发现里头是廖沧海和廖晓阳。廖晓阳情绪激动,“哥,我要你和明珠离婚!”

想到抽屉里那份离婚协议书,廖沧海脸色阴沉,“为什么?”

“我才不要那种丑的要死的女人做我的大嫂!”廖晓阳面目狰狞,丝毫没有先前柔弱的模样,“她先抢了我男人,又要抢哥哥你,这种不知检点的女人你要的做什么?”

廖晓阳的眼神,像是要杀了明珠一样。

明珠冷哼,她看向姜斯宇,“这种女人,有什么值得我原谅的?”

“明珠,你……”

“我之前决定要放弃报复。”她答应了廖沧海,可是,她实在不能不恨。“但是我要收回以前错误的决定。”

廖晓阳听到外头的动静,“谁在那里!”

她打开门。姜斯宇和她嘴里丑陋不堪的明珠缠绵拥吻,廖晓阳身子颤了一下。

“你们……”

“晓阳……”姜斯宇要过去,明珠死死拽住他。

——吻我,否则我就每天吓她,直到她崩溃。

门打开的那一瞬,明珠扑到他的怀里这么说,姜斯宇看着廖晓阳的脸色越来越差,忧心不已。

“我们没什么。”明珠微微笑,“他以前也是我的男友,一时情难自已,你不会介意吧?”

廖晓阳经不住刺激,晕了过去。姜斯宇再也熬不住,他抱起廖晓阳奔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明珠准备回房,她看向廖沧海,他只是沉默地看着她,幽深的眼睛里闪动着什么,她弄不清明,心中却陡然一沉。

她食言了,还害得他妹妹晕倒,他一定恨她入骨。

六、条件

廖晓阳和孩子都没事,廖沧海对明珠依旧如故。

明珠去医院看望廖晓阳,她刚一进门,床上的廖晓阳就抱着头大叫,“滚出去!快叫这个女人滚出去,我不想见到她!”她害怕看到明珠的脸。

姜斯宇将明珠带出病房,“晓阳精神状况很糟糕,胎儿也不太稳定,你现在不适合出现。”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有什么条件?”

“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每天和我约会。”

“不可能。”

“随你。”明珠无所谓地耸耸肩,“不过我会每天来看廖晓阳,毕竟我是她的大嫂……”

“你现在已经是廖沧海的妻子,为什么还要……”

明珠冷笑,“我被泼硫酸的时候,你也是我的未婚夫,不也跟着那个女人跑了吗?”

为了让廖晓阳安心养胎,姜斯宇不得不妥协。他们的约会都是在下午,廖晓阳午睡后他就出去。明珠没有提出过分要求,只是要他陪着她吃饭,喝茶,看电影。唯一让姜斯宇感到不自在的,是明珠从来不戴口罩。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将头发全部束起来,露出被毁掉的脸。

他对明珠,始终有一份亏欠。

当初事情发生时,他心里只有廖晓阳,他根本没注意到明珠受伤。之后,看到明珠受伤严重,知道她对廖晓阳有多痛恨,他立刻带着廖晓阳出国。

结束又一次约会,姜斯宇回别墅帮廖晓阳拿点东西。他遇到廖沧海。原先两人算是朋友,回国至今却少有交谈。姜斯宇问,“你为什么会娶明珠?”

廖沧海淡淡地答,“这是我的私事吧?”

“有件事我还是想说,你最好小心明珠。”姜斯宇面色难看,“她不是那么简单的女人。”

廖沧海不喜欢他这么评论明珠,“她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是你们害的。”

如果不是姜斯宇在两个女人之间优柔寡断,如果不是他在明珠出事之后选择遗弃,甚至跑到廖晓阳一边……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医院,明珠坐在角落里,注意着病房。姜斯宇还在,廖晓阳甜蜜地依偎在他的怀里。画面刺眼极了。

等了很久,姜斯宇出去有事,明珠这才进去。

这一次,廖晓阳没有大叫,她冷冷地瞪着明珠,“你来做什么?”

“姜斯宇最近每天下午都不在,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明珠问。

廖晓阳沉默。她问过姜斯宇几次,他总是用工作忙敷衍,她不安,起疑,却不想让明珠知晓。

“他每天都和我在一起。”

廖晓阳不信,“他才不会爱上你这个丑女!”

“爱不爱是他的事。”明珠看着廖晓阳神情有变,似乎难以接受,她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照片,全洒在床上,“这些就是证据,你不信也得信。”

照片里,他们合吃一份冰淇淋,一起笑的甜蜜蜜,他牵着明珠的手,他吻着她……原本该属于她廖晓阳的位置,都被一张满是疤痕的脸替代。

廖晓阳气得发狂,她冲下床,连鞋都没穿,她摇摇晃晃地扑倒明珠的面前,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来抢我的男人!这次我不会轻易放过你,我要你死!”

明珠呼吸困难,她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掉。

门被推开,廖沧海冲进来,“晓阳,你做什么!”

得到自由,明珠用力地呼吸,她火大地看向廖晓阳,发现她在流血,“廖沧海,她、她……”

廖沧海赶紧叫来医生,廖晓阳被推进了产房。明珠慌张地等在产房外,“她会怎样……”她望向廖沧海,期待能看到好的答案,她是恨廖晓阳,却不想害死她和孩子。可是,她只看到一双冷漠的眼。

以前,不管她犯怎样的错,做了多过分的事,他从不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她。

他,听到了多少?

七、结束

廖晓阳的孩子早产,母子均安,只是……廖晓阳疯了。她在失去爱人的不安和恐惧中疯了。孩子交由姜家照看,廖晓阳被送到国外接受治疗,这次姜斯宇没有跟去。理由同上次一样,姜家长辈不接受一个神志不清的媳妇。

明珠坐在廖家别墅的客厅里,有些无所适从,她的仇报完了。灵魂却依旧没有落地归安。她接到管家的电话赶过来,紧张地等着廖沧海给她的审判。

走出来的是廖母,经历了这一场波折,她苍老了许多。她直截了当道,“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可以消失了吧?”她本不会这么平静地与明珠坐在一起,可是廖沧海说了,他爱明珠,如果恨她,那么连他也一起恨吧。这让她坐立难安。

廖母痛哭哀求,“你已经毁了我的女儿,不要连我的儿子也要夺走!”

明珠浑浑噩噩地摇头,“我不会……”

“我希望你们离婚。”

明珠点头,“好。”她本来就打算离婚了,只是,廖沧海不答应。

“我还有一个条件,希望你答应。”廖母说。

廖母的电话打进来时,廖沧海正在开会。他用忙碌来麻痹自己,却无法不顾及沉浸在悲痛中的母亲。答应了陪她一起吃饭,廖沧海匆匆结束会议。来到餐厅,发现不止母亲一人,陪同的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

廖母说,“这是钟家小姐,也是你的学妹呢。”

“妈,我已经结婚了,你怎么还……”

“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才更懂得怎么经营,对吧钟小姐。”廖母乐呵呵地说。

若这样能让母亲快乐,廖沧海勉为其难地应下。

但是他没想到这样的变相相亲一场接一场。再接到母亲电话,廖沧海直言,“妈,我不会和明珠离婚。”

廖母惊讶道,“什么,明珠还没告诉你吗?”

“她已经决定离婚了。”廖母说,“而且,这些女性,都是经过明珠挑选的。”

赶来母亲说的餐厅,廖沧海远远地就看到明珠和一个女子交谈,对方喋喋不休,明珠却显得意兴阑珊。最后她说,“像朱小姐这么有才华的人,廖先生一定会喜欢。”

“你猜错了,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这位什么朱小姐!”廖沧海脸色铁青。

朱小姐要反驳,但是被他的脸色吓到,拎着包逃之夭夭。

明珠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不无遗憾地说,“朱小姐人真的很不错。”

廖母让她帮忙鉴定相亲对象,这是她始料未及。来了之后她就知道廖母的目的,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大街上随便抓一个女的,都比她好过千倍万倍——廖母是想这么说吧。

见了十几个,她也终于不得不接受现实。

她不配。

即使廖沧海伟大到可以接受她做过的一切,她也还是不配。

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该存在。

廖沧海将满腔的怒火压制,良久,才缓缓地开口,“明珠,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

“……是。”

想起那天在病房,她和廖晓阳说的话,他问,“你是不是还爱着姜斯宇?”

“……是。”

爱不爱又怎样,爱着谁又怎样,这段婚姻,该结束了。

八、枯等

明珠缩在公寓里不出门,她乖乖地停留在原地,等着廖沧海来谈离婚。过了一个星期,他才过来,带着一份离婚协议书。

明珠握着笔的手微微发颤。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明珠问,“你会娶我,说喜欢我,是真的,还是……只是为了你妹妹?”

她人生遇到两个男人,姜斯宇从来不爱她,他是她从廖晓阳那里抢来的……最终,也还是失去了。另一个,是自动送上门的,他缠在她身边,却更让她心湖波荡。

她舍不得放弃,却又害怕,他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的妹妹,而不是她。

廖沧海冷淡地开口,“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你会在意吗?”

他已经失望透了,不想再继续下去。

第一次见她时,她20岁,和廖晓阳斗得死去活来。他喜欢她倔强朝气的眼,于是跑到学校看妹妹的次数变得多了。

可是她的眼里只有姜斯宇。看她成功地从廖晓阳的手里抢到姜斯宇,他几忌妒得发狂,却依然为她祝福。他开始接受别人,那些别人,都有和她一样的眼。

当她受伤,他下意识就想把她搂在怀里,护她周全。她给了机会,他就抓住不肯放开。

她不想整容,没关系,反正他不在意容颜。即使她满腔仇恨,甚至将事情曝光给媒体,他也告诉自己,这些,全部都是廖家欠她的。

即使她和姜斯宇亲密,即使她也许还爱着姜斯宇,他也告诉自己,时间会带走一切,他依旧会陪在她身边。

只有她将他推开这件事,他无法原谅。

硫酸烧毁了她的脸,仇恨烧毁了她的心。他再也看不到以前的眼神了。

“我爱过的是曾经的你,不是现在的你。”廖沧海说完,不愿再多停留一步,起身离去。

明珠想着他这句话的意思,想了好久好久。曾经她拥有过,但最终还是失去了。

在家里窝了好几天才出门,明珠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整个人如遭雷击。

廖沧海将公司交给心腹打理,全家移民了……

他走了,连离婚协议书都没有收,只留了一个律师的联系方式。她对他厌恶到连多看一眼都不想吗?

明珠不甘心,她慌慌张张地跑回别墅,里头已经没有人,她用自己的钥匙进去。

在廖沧海的房间,她找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大二时的自己,土里土气,一双倔强的眼不服气地瞪着镜头外的廖晓阳。

那是廖沧海最爱的明珠的样子。

那是被她抛弃了多年的曾经的自己。

明珠拿着照片找到了A市最好的整容医生,“我要你把我整容成这样,不论要花多少钱,不论要受多少苦,都可以!”

人都犯贱,直到失去,才会醒悟。伤心失落几日,明珠不再堕落。她还有唯一的机会,那张没有得到签名的离婚协议书。他总会回来的。

她不知道自己竟然还会流泪,不是肉体的疼痛,不是憎恨,而是害怕:怕变不回从前,怕即使变回去了,他也不要了。

可是,她只有这个希望。

“只要让我再回到以前的样子……”

她不信什么“无法回头”。

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他喜欢的样子,继续等他。哪怕是用一生,也要等来他的回头。

一一课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一一课(yiyike.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一一课 yiyike.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59号-6